自清末以降,上海画坛名家辈出,流派林立,在以中西并陈、求新求变为特征的中国美术发展的现代化进程中独领风骚。以“海上画派”为开端,历经现代美术教育的文化启蒙、西洋画运动的形式拓新、新兴版画的救亡图存、商业美术的贴近生活到新中国时期主题创作的宏大叙事、笔墨再造的时代新篇,一定程度上,近现代的上海美术凝聚着中国美术的精粹,是中国美术史上的一颗明珠,因之,对上海近现代美术史的考察便是对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的观照。抚今追昔,百年海上绘画,虽经沧海桑田,却犹昨夜星辰,让人沉醉与感念。   


 

第一馆 海上墨林

从上海开埠到民国初年,上海的城市生活围绕着以城隍庙为中心的老城厢一带展开,其文化也带有中国传统城镇与外来文明相交融的特色,汇聚于老城厢数以百计且秉承不同传统的各地画家,各探灵苗,变法创新,建构了中国画绘史上规模无与伦比并影响近代绘画史达一个多世纪之久的海纳百川的艺术景象。它们依托海派艺术家的自由职业化进程,拓展了艺术创作的传统指向和文化视野,无论观念变革还是形式创新上的力度,均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时代。

第一单元 人物画复兴

上海老城厢市民文化的繁荣,孕育着艺术消费的契机。图市利的世俗人物画、传承文人画格调的仕女画与稍后大兴的以三任为代表的人物画新风次第展开,标志着自元文人山水花鸟画兴起后衰落已久的人物画,终于在新的时代里掀起了复兴的波澜。

第二单元 别开生面

清末海上画坛,在人物画大兴之外,花鸟画亦强势崛起。以造型生动准确见长的小写意花鸟画,长盛不衰地成为市场的宠儿;而另一路文人化的花鸟画,则与近代碑学运动相表里,从婉柔趋向健硕,并在随后的时代里演衍为金石大写意花鸟画的洪流。

第三单元 传统的延续

秉承文人审美的海上山水画坛,虽不如人物画与花鸟画那么显赫,却成为连接清初直至民国时代海上山水画高峰的津梁。正因为其过渡性的作用,既延续了山水画传统,更令传统山水画孕育着新变。 
 


 

第二馆 摩登时代

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美术发展,形成了西画东渐与传统沿革多元并存的格局,上海作为中国近现代美术的发祥地,以其精英化、商业化和国际化的视野,为这一时期的美术发展格局打上了“摩登时代”的文化烙印。它一方面推动着中国西洋画的本土化发展,通过第一代和第二代中国油画家的努力探索,将“外来画种”转变为“民族血液”;另一方面又在民族传统绘画形态的改革创新上发挥着领时代风气之先的作用,并借助社团、教育、市场等艺术运作网络,体现了美术创作的现代性特质。综合吸收上述两者艺术营养的都市商业美术,成为新兴的视觉文化形式,也同时对中国美术新生态的建构添砖加瓦。

第四单元 西洋画运动

中国近现代西画东渐,历经了先声、酝酿和开拓的近三十年摸索历程,自20世纪20代后期开始,形成了以上海为中心区域的“中国洋画运动”繁盛而多元的格局。专业的美术院校和西画团体,作为两个重要支点,从教学实习到创作研究,全面展开写实主义、印象主义和现代主义的多元探索,并在中西融合方面达到一种历史高度。

第五单元 金声玉振

民国时期的美术进入了史无前例的多元化时代,花鸟与山水画坛分别出现两大新变,即金石大写意花鸟画与兼工带写花鸟画先后兴起,山水画则在承传正统派之外掀起了取法野逸派和上溯晋唐宋元的热潮。它们标志着中国画现代形态的形成,对全国产生了迅速而广泛的影响。

第六单元 都市商业美术

清末民初期间,上海地区出现了新生态的画报插图、月份牌广告画、布景画、大众漫画等,成为海派艺术中新兴的视觉文化现象。其中西画法的交融,审美与实用的结合,呈现出繁杂而鲜明的商业性特征。繁盛的市场需求和新起的传媒技术成为这种文化现象的前提和保证。

第七单元 为人生而艺术

自20世纪20年代始,普罗美术思潮兴起,并演化为左翼美术运动,形成了风格多样而主题鲜明并以木刻版画为重要载体的艺术潮流。其后尽管时代在变化,但以弘扬“为人生而艺术”的艺术观念却得到了继承和发扬。无论三四十年代的抗战时期,还是五六十年代的建设时期,这股艺术潮流始终占据着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的重要一席。  


 

第三馆 激情岁月

新中国成立后,受到社会政治感召的美术家们走向工厂、农村,形成了声势浩大的现实主义洪流。大家满怀激情,创作出大批既体现现实主义的写实技法,又不乏“红光亮”浪漫特色的时代作品。与此同时,致力于艺术本体追求的作品,也多在“国画创新”、“油画民族化”等名义下获得了长足发展。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艺术创造的自由度大大提高,中国美术再次形成百花齐放的局面。在这一时期,占据美术史巨大篇幅并且具备空前绝后意义的当推普及型美术,连环画、年画、宣传画以及被誉为“中国学派”的美术电影等等,组构成了波澜壮阔的繁荣景象。

第八单元 现实主义洪流

新中国成立后,美术家们分别运用自己所擅长的艺术手段,紧扣时代的政治社会主题,创作了一大批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作品。这些作品不仅拓展和丰富了表现题材,而且改造或创新了既有的艺术手法,形成思想鲜明、形象写实、色调亮丽、社会影响广泛的现实主义创作洪流。

第九单元 中国学派

享誉海内外的中国美术电影,将现代技术手段与传统美术样式作出了创造性结合,不仅以清新雅致的形式鹤立于时,更以鲜明独特的民族风格彪炳于世。“中国学派”由此成为世界动漫电影史中的重要篇章。

第十单元 百花齐放

如果说20世纪上半叶,上海的美术处于多元交汇的情境中,也经历了中西观念的交锋,那么,在20世纪后半叶,这种时隐时现、此起彼伏的交汇和交锋,便以百花齐放的样式呈现其结果。无论远承宋元,还是近取明清、延续近代,或者锐意创新,也无论引入欧洲,还是近取苏俄,乃至于致力中西融和,或者谋求本土化,在上海都有着生存和发展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