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雄笔下的模特为何没有脸?具象绘画堪比“刀尖跳舞”

 说明: 92d961dc3fec47e688cdfeeda834f2f0.jpg

图说:殷雄油画艺术研究展 网络图

相比观念艺术家的大开脑洞,具象绘画的创作之路要艰辛很多,相机时代后具象绘画的前沿探索堪比“刀尖之舞”。殷雄是中国油画界中具象的坚守者之一。

具象绘画在当下的价值有多大?这个最常见问题里,一半是对艺术执念的钦佩,一半是对坚守的怀疑。此番,殷雄用120件作品做出回应。

他在具象绘画领域的前沿探索始于20年前,历史手笔还原了可歌可泣的宏大场景,撰写专著《具象语言研究》思考全世界具象绘画发展——这些都能在“殷雄油画艺术研究展”里找寻轨迹。记者在展览举办地中华艺术宫碰到殷雄,他说自己对具象绘画的理解和探索没有止步过。

此展共展出120余件油画、素描作品和丰富的创作文献,是殷雄20年来油画创作实践与研究成果的一次集中呈现。

说明: 1906020053.jpg

图说:殷雄油画艺术研究展 主办方供图

具象绘画可诗意、可思辨

在油画界,殷雄一直坚守在具象绘画的探索前线。众所周知,具象绘画需要在教育传承、观念积习、历史传统、体制规格等重重框限下迈步,在逼仄的空隙里施展才华。

在具象绘画的单元,殷雄把男女模特的脸部涂抹掉,用意是,抹去了脸部就去除了人的社会标签,直接表现人的躯体特征,把人的躯体变成了一种中性的存在。他以一系列面容缺失的肖像作品,宣示了自己的风格方向:淡化叙事转向内在沉思,回避表现完美而专注揭示缺憾,把写实情境推向空漠虚无,把激情书写收敛为严苛逼真地贴近,把缤纷色彩归纳成幽暗灰调……殷雄的具象探索几乎与写实绘画的审美传统背向而驰,远离了油画界主流的宏大叙事和唯美清新,也淡化了他体制内写实画家的种种特征。

说明: 784154247.jpg

图说:殷雄把模特的脸部涂抹掉 主办方供图

殷雄所见,具象绘画不是复制具象,具象绘画拥抱先锋与实验,它可以诗意,可以思辨。类似这种观念,早在1990年代就能于殷雄的作品里找得到线索,这昭示着他在具象绘画之路上前行的魄力。

那种人物躯壳的造型感和色调,拉开了与古典传统及当下学院绘画的风格差异,今天看来还是极富魅力的,这是殷雄在具象绘画里探索未知的底气。

具象绘画功底在历史画中具有爆发力

20多年来,殷雄以具象绘画创作为工作的核心,同时兼及写生和历史画创作,并通过它们来验证具象绘画的观念和修辞在传统领域中的效用,以促进传统的革新和突破。

殷雄作品进入大众视野大约在十年前,那张广为流传的《风云儿女》。群像里近20多位左翼人物,造型饱满,凝练黑暗的底色,衬托出模特的革命信念。它列为了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是众望所归,目前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说明: 风云儿女.jpg

图说:《风云儿女》 主办方供图

对于殷雄来说,创作历史画既是一种责任担当,也是一个充分展示自己绘画抱负的机会。“我把历史画看做独立的画种,每个学习画画的人都有夙愿,在大型历史画上挥洒才华,能画历史画的人,要有充沛的激情和持久的耐力,是地位很高的画家,有可能会被历史记住。”

具象绘画也有属于自己的面貌

2008年开始,殷雄参与了多项国家美术工程,留下了许多值得回味的作品。本次油画艺术研究展分为“具象绘画”“写生作品”和“历史画创作”三个部分。各个部分通过丰富的作品和文献资料,展示了殷雄以具象油画探索为核心而展开的各类实践,呈现其绘画观念转变和风格变迁的脉络。

说明: 1442188960.jpg

图说:《上海往事》 主办方供图

上海油画雕塑院院长肖谷评价:“殷雄以属于自己面貌的艺术语言,述说着理解中的油画意义——造型、用色、构图乃至虚实拿捏、体积塑造、边缘线处理以及暗部概括和用笔的炫技。”

展览由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上海油画雕塑院、中华艺术宫联合主办的“诗意地思辨——殷雄油画艺术研究展”近日在中华艺术宫开幕。展览将持续至2018310日。

 

转载《新民晚报》2018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