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陌生又似曾相识,来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艺术作品

 说明: The Dim Lights 灯火阑珊处-Yu Huiwen余慧文.jpg

图说:《灯火阑珊处》,余慧文 官方供图

今天(1130日)起,中华艺术宫里有三个位于“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艺术展同时开幕。第一次大规模地在国外展示艺术的“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精选了9位中青年艺术家的“航行:塞尔维亚当代艺术之旅”;展现漆画艺术与中国关系的“漆缘:沪藏越南当代绘画作品展”;加上正在举行的“‘美滋润心·美丽双城记’之‘美丽西澳’中澳摄影联展”,以独特的视角呈现了西澳大利亚的自然人文。从《同行——2017“一带一路”国际艺术联合展》中展现的作品中可以体会到,国家之间的现实与历史交融,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

说明: My Ger我的蒙古包-Enkhbold Togmidshiirev-Ger, felt, wood蒙古包,毛毡,木头.jpg

图说:《我的蒙古包》,蒙古包,毛毡,木头,Enkhbold Togmidshiirev 官方供图

“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

“天的那边”,意味着蒙古不仅有蓝天和草原,更有天地之间遍地风流的人间。此展体现了蒙古艺术家既借鉴、融汇世界各种不同文明,更加关心蒙古草原绵延数千年游牧文化精神的再生。他们的艺术可以接收汉文化的影响,可以接收俄罗斯油画的影响,也可以接受中亚波斯细密画的影响。参展艺术家齐沐德道尔吉说,蒙古人的文化,一定与天有关。“我从小跟奶奶爷爷在乡下长大,我没事晚上看天,知道明天的天气,这是我们最基本的东西。到现在,我一直在跟我上面的天空对华,由它来补充自己的力量。”

说明: La Pangea盘古-Brankica Zilovic Chauven-Textile, embroidery, thread, pins, cardboard纺织,刺绣, 线, 别针, 纸板.jpg

图说:《盘古》,纺织,刺绣,线,别针,纸板,Brankica Zilovic Chauven 官方供图

“航行:塞尔维亚当代艺术之旅”

策展人玛丽佳娜·克拉利克在接受新民晚报记者采访时提出了“展览名称中的‘航行’二字,意味着‘移动’和‘流离失所’。”她认为,塞尔维亚的艺术家们表现的主题也是全球艺术家普遍关心的现状,然而,不同的地方在于,由于巴尔干地区的历史动荡不安,冲突反复出现,导致领土流离和迁移频繁发生,因此,国家历史文化之旅的情景也象征着活力和保存。

说明: Green Cow绿色原野上的奶牛-Ha Tri Hieu何智孝-Oil on canvas布面油画.jpg

图说:《绿色原野上的奶牛》,何智孝,布面油画 官方供图

“漆缘:沪藏越南当代绘画作品展”

展览所有的作品都是在中国的越南艺术收藏,策展人郭建超尤其提到了越南对于中国农业的影响,11世纪的宋代时期,越南中部占婆地区的占城稻传入中国,极大地改变了当时中国的水稻种植技术。此次展出的漆画,也是两国文化交流源远流长的见证,1963年周恩来总理派遣两名中国画家前往河内美术学院学习现代漆画。其中画家蔡克振在结束长达三年的学习生涯之后回到中国,致力于宣传现代漆画,重燃有着悠久历史的传统漆画技术和题材之火,同时也是对中国与越南文化之间的另一项共同探索。蔡克振针对现代漆画艺术感慨道:“漆画是古老而年轻,受制约而又自由,重传统而更重创新的艺术。现代绢画也是这次展出的重点媒介。在本次展览中,早期现代漆画艺术家阮嘉智的一件大型六联漆画屏风《乡村》绘于19404月,描绘了典型越南村庄田园诗般的景象,有人在忙碌工作,有人在享受闲暇时光,动物在茂密的树林中游荡,还有竹子和香蕉树错落其间。近几十年来最著名的越南艺术家之一阮忠表示自己十分喜爱石涛的画论与作品,创作与中国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说明: Untitled无题-Ho Huu Thu胡友首-Oil on canvas布面油画.jpg

图说:《无题》,胡友首,布面油画 官方供图

2017“一带一路”国际艺术联合展为中华艺术宫自有展览品牌“同行——美术馆联合展”的其中一个子展项,使参观者感受到“一带一路”不只是地理上的“一带一路”,更能够在精神上、艺术上产生深刻的情感共鸣,作品既有陌生感,又似曾相识。(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说明: Mashine battle机械战斗-Gerelkhuu Ganbold-Acrylic on canvas布面丙烯.jpg

图说:《机械战斗》,Gerelkhuu Ganbold,布面丙烯 官方供图

【马上评】艺术共同体

若非中华艺术宫的《同行——2017“一带一路”国际艺术联合展》,我们很少有机会能看到蒙古、塞尔维亚、越南的艺术作品,更遑论现代艺术作品,令人惊奇的是,艺术家们的表现方式、表现母题、所运用的材质,越当代便越与中国艺术家的作品相似和接近,如果把那些巨大的由碎木拼接而成的雕塑的标识掩去,我们根本无法立刻辨识出作品背后的创作之手究竟来自哪个国家。

“一带一路”的概念从中国开始,沿途每一个国家的每一件具体作品当中个体所表达的情感和经验,应该与他们各自的历史传统、文明、文化的根性密切相连,而似曾相识的亲近感,表达着我们都有着拥抱世界、拥抱彼此的愿望,也让人深刻体味到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人类生活在历史和现实交汇的同一个时空里,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的路途,让我们有更多的机会走出去、走下去,进行精神上的游牧,进行跨越江山和时间的对话。(徐佳和)

 

 

转载《解放日报》2017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