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画家”画作捐赠中华艺术宫:凝固那个钢花飞溅的年代

 3月10日,“杜家勤作品捐赠仪式暨艺术座谈会”上,杜家勤家属代表向中华艺术宫捐赠了14件杜家勤先生作品。杜家勤的画作,仿佛带领观众回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上钢三厂”,在“钢花飞溅”的氛围里,在“工人文化宫”热闹非凡的年代,工人们在单位的“业余美术创作组”里成长为一名名艺术工作者。

科班出生的“工人画家”,描绘艺术和时代

翻看《上海地方志》,有这样一段记载:1959年7月,市工人文化宫举办的第二届工人业余美术创作展览会上(同年9月移至上海美术馆展出),上海第三技工学校余自立和上海广播器材厂席振让创作的宣传画《一个粮食,一个钢铁,有了这两样东西什么都好办了》、上钢三厂和正泰橡胶厂的杜家勤、陆一飞创作的国画《夺钢》等作品,被选中参加出国展览。

其中“上钢三厂和正泰橡胶厂的杜家勤、陆一飞”一句吸引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的注意,众所周知,陆一飞作为上海中国画院的首批学员,在1960年末拜吴湖帆为师。除此之外,一张1960年拍摄的老照片中,画家吴青霞身穿炼钢工人的服装在“上钢三厂”深入生活,其中吴青霞手搭着的便是杜家勤。

当泛黄的资料中一次次出现“杜家勤”的“踪迹”,我们不禁好奇,杜家勤到底是何人?她和“上钢三厂”有何关系?她又有怎样的艺术之路?

杜家勤1924年出生于天津,20世纪50年代毕业于南京大学艺术系,1954年进入上钢三厂,从事工会美工工作整整30年。在担任工会宣传、美工的日子里,她以工厂作为创作基地,长年累月生活在钢铁工人中间,工作在钢花飞舞、紫烟轻飏的十里钢城。除了做好美工工作,杜家勤还从事写生和创作。火红的炉台、轰鸣的轧机、繁忙的码头、高耸的塔吊旁,都能见到她啃着干粮埋头速写的身影,红火的工业建设和炼钢工人的生活成为了她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

除工业题材的美术创作外,杜家勤的山水、花鸟、剪纸、佛像以及书法、篆刻作品,也反映出她艺术追求的多样性以及艺术创作的丰富积累。譬如曾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的发表于《人民日报》画刊的剪纸作品《毛主席视察钢铁厂》。这一结合窗花剪纸的镂空艺术形式,不仅在视觉上给人以透空的感觉和艺术享受,鲜红的底色也与上世纪50年代炼钢、工业建设红红火火的时代主题不谋而合。

而在耄耋之年,杜家勤在上海中国画院举办了个人画展。从富于时代特征、民间特色和融贯中西气息的作品中,能看到杜家勤对美术事业无悔的执着与追求。

“三钢美工组”圆工人艺术梦

在更多时候,杜家勤的名字和“上钢三厂美工组”相连。在杜家勤主持的美术小组中,她既是领导又是辅导老师,为广大工人群众普及书画艺术,积极培养指导基层创作新人。除在本厂开办美术、书法、篆刻学习班,为工人普及书画艺术外,她还推荐、支持小组成员参加市宫举办的各类美术培训和职工画展。在杜家勤的领衔下,美术组的活动风生水起,也涌现出了张遴骏、隋军、王建祥、顾永秉、李保基、王生南、余熊鹤等书画人才。

对此,杜家勤的继任者,原上钢三厂工会宣传部长、上海东方书画院画师李志勇认为:70年代以来,上钢三厂的职工书画创作实力在国有大中型企业中名列前茅,涌现出多名书画新秀和一批获奖作品,具有一定的社会知名度。许多专业单位的书画家纷纷来到上钢三厂收集素材、体验生活,与钢厂业余作者联手创作,这与杜家勤长期以来的精心提携培养与热情普及推广密不可分。

杜家勤不仅自己身体力行,据1971年进“上钢三厂”的张遴骏回忆,杜家勤凭着自己的人脉,请到许多名家来讲课。任政、翁闓运、张森等人讲书法,梁洪涛作水墨人像写生,张充仁为行车女工作肖像雕塑……“三钢美工组”让不少像张遴骏一样的青年职工受到艺术启蒙,而后深深地爱上了艺术。后来张遴骏加入了“西泠印社”,从“上钢三厂”总共走出了四位“西泠印社”社员,这恐怕在社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随着世博动迁和企业改制,上钢三厂作为生产企业已不复存在,当年美工组的成员也星散各处。不少成员虽已退休,但依旧坚持艺术创作。今天中华艺术宫的位置,大抵就是昔日钢花飞溅的厂区,杜家勤曾在这片土地上挥洒艺术热情,而此次捐赠中华艺术宫的杜家勤作品中不乏表现炼钢一线如火如荼生产场景的作品,在冥冥之中,延续和传承的是艺术的累累硕果。

转载《澎湃新闻网》2017年3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