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友直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作品,还有精神和力量

 连环画泰斗贺友直逝世一周年,他的精神需要我们学习和传承。

“贺老走了,到今天晚上8点半,整整365天,日子过得真快……”在中华艺术宫的贺友直陈列展展厅,画家谢春彦深情地说。3月16日,沪上部分美术、出版界人士在中华艺术宫展厅汇聚一堂,追思、纪念连环画泰斗贺友直。

说起贺友直的创作,大家不由得想到一个词:鲜活。刘海粟美术馆馆长朱刚和许多60后、70后的画家一样,看着贺友直的小人书长大,在艺术成长初期都临摹过他的《山乡巨变》等代表作品,贺友直的艺术风貌,滋养了一代海上画坛。“他笔下的市井人物鲜活、有戏,尽管是小人书,却像电影一样精彩。”贺友直笔下的人物形象生动,这来自于他对生活的细微观察。画家邱瑞敏对贺友直连环画里各种真实有趣的道具印象深刻,“贺友直先生对生活有一种敏锐的观察力,并在笔下再现出来,这是我们当代艺术家需要好好学习的。”上海油雕院院长肖谷认为,“时代与人民最大的特点就是‘鲜活’,而贺友直一生鲜活地表现了时代与人民的鲜活。”

说起恩师,连环画家陆汝浩禁不住站起来,对着展厅里的贺友直照片深深鞠了一躬。他还带来一张保存了55年的珍贵明信片,这是贺友直通知他去学画的信件,上面写着:“我这个星期日估计在家里,如果你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可以到我这里来。1962年1月22日 握手 友直”小小的明信片,寄托了对弟子的慈爱之情,而他言传身教最多的是对生活的关切。“深入生活是他最大的特点,我有幸看到先生第一本《山乡巨变》的铅笔稿。铅笔稿比他的正稿还要仔细,等到铅笔稿擦掉以后,留下最经典的几根线条,就像毕加索的画。”

在贺友直看来,连环画要生动,下生活画速写非常重要。《山乡巨变》是贺友直艺术上的第一个高峰,也是“贺氏白描”的代表作之一。他先后两次在故事发生地湖南益阳体验生活长达2年,农人们操持农活的动作,朴实憨厚的笑脸都成为了他连环画中的符号。到了画《李双双》时,他又专门跑到北京郊区去画速写。“毒辣的太阳怎么表现?他画一个小孩儿,刚刚从小河里上岸,踮起脚尖,走在发烫的鹅卵石上,岸边,树叶耷拉下来,躲在树荫下的狗伸长舌头。这几个细节就把‘夏日炎炎’4个字给画出来了。”汪观清说。

陆汝浩曾受聘担任动画片《鹬蚌相争》美术设计,当请教贺友直如何创作外景时,贺友直竟布置了这样的作业:“你到废品站里面称3斤纸,画速写。”为了做好这部片子,陆汝浩真的画了3斤纸。在通过的设计稿上,贺友直在左上角写了10个字:“意从生活来,法从生活得”。这个10个字也是贺友直的创作总结。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认为,贺友直的贡献有很多,他把白描艺术移植到当代生活,在连环画的在方寸之地上开创出生活,在用艺术表现世俗、平民的生活上进行了开掘和努力。“他的为人、个性和人格,给我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深深地影响着我们今天的艺术家。”

除了纪念贺友直,不少艺术家也提出需要进一步研究、挖掘并传承贺友直的精神。上海市文广局艺术总监吴孝明认为,贺友直将艺术深深扎根于生活的创作精神,也给我们带来思考:如何真正用源自于生活的艺术创作,通过用观众喜闻乐见的连环画形式来弘扬和传承优秀文化。谢春彦则呼吁,应该尽快做贺友直艺术年谱长编,为后人研究提供史料;并且成立贺友直艺术研究会或是研究小组;将贺友直的巨鹿路住宅改造为纪念场所。“那里是贺友直艺术诞生的地方,还有他的体温和如今非常缺失的力量。应该让大众能走过十几级的楼梯,去触摸贺友直的人格艺术和道德力量。”

1996年、2002年、2011年,贺友直与夫人谢慧剑先后三次将毕生重要作品近两千件连环画、插图、速写、草稿等作品捐赠给上海美术馆(中华艺术宫前身)收藏,一同捐赠的还包括了大量研究资料、印刷品等。而他还是住在住了61年的“一室四厅”里。贺友直说,“国家的美术馆能收藏你的作品,是对一个画家的最高肯定,还要求个什么?”中华艺术宫执行馆长李磊感慨,如今尽管小人书的形态发生了变化,但新一代人可以在美术馆欣赏到这些经典的艺术,“贺有直先生的作品陈列在这里,也让中华艺术宫成为一座殿堂。所有这些作品构成了中国文化的殿堂,让美术馆成了一座传播文化的学校。”

 转载《上海观察》2017年3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