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写萧勤:在艺术的道路上追求永恒和生命的能量

简介

 

萧勤《大同》200x480厘米

布上亚克力 2012年


2017年9月14日,《与艺术的历史对话》萧勤新书发布暨2018年“回家”艺术大展系列活动曾在中华艺术宫举行。活动现场,萧勤及其艺术基金会正式向中华艺术宫捐赠2件萧勤先生的重要作品:《大同》和《太阳-8》。


 

“世界大同”,是一个平等、博爱、和谐、有福利互助的正义社会。这是一个理想世界,而这个世界是属于大家共有、共享的。

 

孔子在两千多年前提出了这个理想,但却一直无法实现,就是因为大家私心太重,且各坚持着不同的立场。

 

此画作的创作意涵是希望以文化、艺术的影响,让整个社会能有正面的思考能力,期许每一个人能够不带私心,大家皆能互相扶持及协助。让我们能够给我们自己一个理想的生活空间,并且让这样的影响作用从亚洲出发,进而给全世界一个良好的典范。因此以“大同”为此画作之名,以为共勉。

 

/ 萧勤 2012年5月/

 

 

萧勤,1935年出生于上海。

请输入标题

 

 

艺术家的个性当中总带着某种程度的自虐性,是不是这种个性才让他们有更敏锐的感受与创造力?

 

一个有创造能力的艺术家,他天赋的直觉,使他永远走在别人与时代之前,替人类开拓新的道路,给世界新的启发。


从11岁离开出生地上海,直到现今83岁高龄才再回到上海,且将于中华艺术宫举办他一生当中最重要的大型个展。画册编辑做总整理时,请教他是否有需要特别补充的?萧勤想了想说:“请在内页写纪念我的父亲、母亲与妹妹雪贞”。他与父母和妹妹的童年生活就在上海,对他而言上海是他对家的全部回忆。但,经过了这么多年,仅有的这么些微记忆,再刻意回去寻找时也已遍寻不着了。

 

萧勤以他带着东方内涵作为底蕴的画作,在西方艺术的领域里奠定了属于他自己的艺术语汇及版图。

 

无论是早期的京剧人物系列乃至深受藏家喜爱的《禅》、《炁》、《宇宙风景》和《度大限》系列,都深深地吸引着群众。现在,且容我轻轻带领,让我们一起经历艺术家在海外所走过的路途。

 

2017年9月13日,萧勤先生摄于上海(摄影/高国强)

 

 

“艺术家的生命意义在于

能够永不止息地创作”


1952年是他真正踏入艺术世界的开端,进入了李仲生画室习画,接受李仲生对现代绘画观念的指导。李先生采取“个别教学法”,以启发个人特质的方式从每个学生不同的性格出发,让潜在的倾向和能力发挥于作品上,鼓励每个人探寻不同的面貌,创造出自我的风格。这引导萧勤于1950年代中期发展出最初之抽象作品。


1957年在首届“东方画展”中,萧勤担任了重要的推手和主轴角色。当时他刚到西班牙没多久,就为刚成立的“东方画会”的伙伴们在欧洲各地举办了13次的联展。一个人背着二、三十张集体画作,搭乘火车穿梭于德国、西班牙、瑞士、意大利及比利时等欧洲各国,不停地与观众、艺术爱好者、艺术工作者交流。这个活动直至1971年12月宣告“东方”使命已完成解散,前后多达15年。

 

“东方画会”成员合影,右二为萧勤

 

 

PUNTO-庞图国际艺术运动


1956年,二十岁出头的萧勤得到了西班牙政府所提供的留学生奖学金,他背起行囊踏上征途,期盼在完全陌生的国度开展出一条属于自我的艺术道路。然而,马德里和巴塞罗那的艺术学院不脱保守、传统的教学方式却让他感到失望。因此,他决定以自己的方法放弃留学生奖学金补助并在陌生的国度里进行自我学习。

 

1960年代,萧勤迁居意大利,在道家思想中建立自我的观点,并与志同道合的艺术家朋友在米兰发起“庞图国际艺术运动”(Punto International Art Movement)。“庞图”一词翻译自意大利语“PUNTO”,原意为“点”,传达艺术作为静观和内省思想的主张,认为艺术应从个人的思想体悟出发,作为人类精神传递的媒介。

 

萧勤《TY-89》布上压克力

110x140厘米 1960年


“PUNTO-庞图国际艺术运动”跨越了1960年代,参与的艺术家来自全球多国,对于推动中西的艺术交流之成效毋庸置疑。“PUNTO-庞图国际艺术运动”起始于米兰,其后逐步拓展至其他欧洲城市。


“PUNTO-庞图国际艺术运动”同时亦是东西方艺术家及艺术组织的交流平台,萧勤因而与欧洲多位国际艺术家建立了深厚友谊,更与意大利空间主义大师封塔纳(Lucio Fontana)结下忘年之交,曾多次慷慨借出作品参展“PUNTO-庞图国际艺术运动”,以其盛名号召更多艺术家的关注,扩大“PUNTO-庞图国际艺术运动”的影响力。耳濡目染之下,各方思潮环环相扣,互相牵引,使东西方艺坛发展更趋成熟。

 

萧勤《道之始-3》布上墨水

70x50厘米 1962年

 

 

以无我、忘我的心境

谛观精神层面的升华。

 

1967年萧勤前往美国,在西方“极限艺术”的影响下,发展出一系列以明洁的金属板为底,用烤漆或压克力颜料以直觉的方式创作“硬边系列作品。这些在萧勤创作中看似特别的系列,他形容是发展于一种绝对的孤独,形塑而成的绝对坚毅。因为在几乎没有文化和历史纵深的美国生活,是很艰辛的考验,在“硬边”系列的作品中更能体会他一路对艺术创作的坚持与他的孤独。


1970年代中期后,萧勤离开美国回到米兰,在自我重整、思考之中,画风转入了“禅与炁”的阶段,重回水墨世界,一种绝对东方且自在安逸的禅学境界。接着,在1980年代初期进入了“宇宙风景”阶段,画面中的种种呈现,如:《宇宙漩涡》、《阵雨》、《混沌初开》、《彗星》、《宇宙的诞生》等单元,皆呈现出一种对于宇宙聚散的体悟和诠释。

 

萧勤《宇宙之放射-1》布上压克力、墨水

110x140厘米 1965年


1990年,萧勤因为意外事件而失去了爱女,这严重的打击与伤痛几乎让他失去了作画的能力。然而,在极深的痛之后他顿悟出,一切的不幸、死亡终将“重生”。他形容自己“悟”出了生命的永恒性,因而画风转向了一个崭新的象界,创作了至今仍相当受藏家喜爱的系列性作品。


对萧勤来说,人生每个不同的阶段是一种“轮回”。离开了这里,还有另一处,像似一个圆般的是一种非时间性、物质性的境界。这也是《永久的花园》、《度大限》、《心灵的体现》、《三昧地》、《光明彼岸》这一系列作品所要传达的意境。

 

萧勤《宁静的永久花园》布上压克力

200x270厘米 1996年

 


 


无论我在绘画过程中的主题如何变化,这些画作所传达的意境,皆是处在一种精神性、超越时间性和非物质世界的空间中,人类的精神层面,原本早就该超越肉身的存在。——萧勤


 

 

以深沉的平和、用诚实的内在,

静心愿望一切的将来与发展。

 

萧勤的作品,有许多着重在人和自然、人和能量,以及生命相关的表现,然而其中的情感表达却是以一种较为隐性的状态蕴含在画面之中。简单、纯粹,是一种境界,而整个生命就是“无限的学习”。


观者在欣赏画作之时需从自身的生命经验出发,所感受到和启发的层面皆各自不同,这也让作品可以拥有各方的自我体悟。在萧勤眼中,就因为大众的观感是如此不同,才能算是彼此之间共同创造了一个完整的圆。

 

2017年9月14日,《与艺术的历史对话》萧勤新书发布暨2018年“回家”艺术大展系列活动在中华艺术宫举行。

 

他亦有感于近年来大家事事学习西方,却忘了自身深厚的祖产,这种种的偏差,使我们已失去了本有介入世界文化及领导的趋势,而反思艺术创作。若要于绘画中探寻生命的永恒,则必须回返着重在艺术本身,并从生命的始源探索和思考,在艺术的道路上,追求永恒和生命的能量。


*作者:吴素琴,萧勤国际文化艺术基金会执行长。本文因篇幅限制有所删减。


★★★★★

 

萧勤回家 艺术大展

即将亮相中华艺术宫!


见证艺术家一生的艺术追求回到原点,

回到他的出生地上海,

更是其文化与精神的归宿。


3月16日 敬请期待

……

 

萧勤《内蕴》布上压克力

130x200厘米 1965年

供图:萧勤国际文化艺术基金会 | 责任编辑:张昊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