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佳节,感悟林风眠之美

简介

 

 

在二十世纪这个国画大师辈出的年代,挑选一个心中挚爱是极难的。然而,林风眠的画始终在我心中留有特殊的位置。爱上林风眠的画,真的不需要理由

 

 

 

 

美像一杯清水,当被骄阳晒得异常急躁的时候,他第一会使人马上收到清醒凉爽的快感! 美像一杯醇酒,当人在日间工作累得异常惫乏的时候,他第一会使人马上收到苏醒恬静的效力!美像人间一个最深情的淑女,当来人无论怀了何种悲哀的情绪时,她第一会使人得到他所愿得的那种温情和安慰,而且毫不费力。


- 1 -

林风眠《仕女》68x65厘米

中国画 1960年代 中华艺术宫藏

 

林风眠的人生轨迹,与伦勃朗和贝尔尼尼颇有相似之处:都在而立之年便一飞冲天,却因不同的原因在中年遭遇事业危机——伦勃朗是因自我画风转变受众市场接受不了;贝尔尼尼是判断失误导致项目遭遇滑铁卢;而生性与世无争的林风眠则是因社会的大潮历经磨难。

 

 “一个画家在研究学习的时候,应当严格,在创作的时候,应当自由,自已要画什么就画什么,天不怕地不怕自己的画,这样就能创造自己的东西、和时代结合的一种东西,我觉得将来我们中国的绘画应向这方面发展。”


林风眠曾应景地对当时的社会形态进行过写实创作,从这些作品中可以感受到老人在新中国成立后,在艺术风格上所进行的贴近生活的“接地气”创作。

林风眠《轧钢》

 


- 2 -


“艺术家之所以与普通人不同的地方,一方面自然因为他在表现技术上有专门的修养,一方面尤其因为他有一颗艺术家的心,这心是:同情心比平常人来得特别热烈与深刻,意志力比平常人来的更果敢与坚强。”

 

“每个时代都有其很好的时代感的创造,我们要保存我们固有的、很好的东西,吸收外面的东西。”林风眠毫无疑问在画中兑现了自己的话。

林风眠《山村花坞》32x32厘米

中国画 1960年代 中华艺术宫藏


风景题材作品《江南》、《郊外》中如文艺复兴巨匠达·芬奇与拉斐尔般的蓝色远景透视;静物画《三只梨》、《金鱼》、《浓艳》、《菖兰》、《花卉》中那不输马蒂斯的亮丽色彩;

林风眠《花卉》68x46厘米

中国画 1970年代 中华艺术宫藏


《农村小景》、《秋柳》中塞尚般浓郁厚重的色块堆砌;《吹笛仕女》、《思念》等人物画中所勾勒的线条则好似莫迪利阿尼般干练洒脱,连最具代表性的仕女“开脸儿”都和莫迪笔下的女子肖像神似;

林风眠《吹笛仕女》34x34厘米

中国画 1950年代 中华艺术宫藏


他还将西画中光线的明暗运用加入到了《鹜群》,《双鹜》等作品中……林风眠将西画大师中最精髓的部分融会贯通,却没有丢掉中国传统绘画的魂。风景画中平远法与焦点透视的结合运用;《鹜群》、《山乡》中墨色的浓淡和晕染变化;《秋鹭》中区区几笔勾勒出的动态感十足的灵动轮廓线…… 

林风眠《飞鹜》32x32厘米

中国画 1950年代 中华艺术宫藏


- 3 -


时至今日,若论中西方绘画的结合,没人比林风眠做得更加完美无暇。只因他并未偏颇地抛弃或批判某一种绘画方式,而是集诸家所长选取最恰如其分的表达方式以为己用。


爱听德彪西音乐的他同样热爱戏曲,二者并不矛盾,而两种音乐风格也均能在他的风景画和仕女画中一瞥端倪。其“中西合璧”的核心,不是带有私心刻意地为了融合而融合,而是以“美”而融合。


这才是林风眠的伟大之处。


越了解林风眠老爷子的坎坷经历,就越会发现,其实他画中那只孤寂的鱼鹰,便是他自己——孤芳自赏的美,美得那么高贵、脱俗、有风骨。

 

林风眠《孤鹜》33x34厘米

中国画 1950年代 中华艺术宫藏

 


*本文节选自2017年2月17日《北京青年报》B8版“聚光灯”,原标题为《他的黄金时代还没有到来——林风眠的孤寂之美》。


责任编辑:张昊翀